与风歌

已退圈

愿望

没头没尾懒得扩_(:з」∠)_

梗自《龙与少年游》里提到的一条微博


  王杰希在一次采访里被问道小时候的理想,那个女记者带了促狭的笑说:“想必魔术师的理想应该很天马行空吧?”

  小时候吗…

  魔术师小时候的理想是挺魔术师的,或者说特别在普通得和同龄人各种中二答案八竿子打不到边。

  他想长大后有一个不受约束的工作,娶一个有柔顺长发、心地干净的女孩子,和她一起去世界各地旅游。在家时她会弹弹琴,唱歌给自己听。午后,她在院子里树荫下小憩,身边蜷着一只懒洋洋的波斯猫。

  确定这个目标后王杰希很是努力学习了一阵,时不时收集收集旅游杂志上的信息,想和未来那个人度过悠闲假期。


  后来他有了一个固定的工作,如果有可能王杰希完全不想离开。长时间和心思九曲十八弯的喜欢的人玩心脏,废了好大劲儿才成功将对方带回了家。

 

  那个人不会弹琴,唱歌总是跑调。甚至不是女孩子。两人很少一起出国。节假日就是宅在家里打荣耀,不防水地帮着自家公会抢boss。

  但他有清爽的短发,总是笑着,嘴角上会扬起好看的弧度。用不很标准的普通话拖着音叫他“我的魔术师”。闲暇午后泡一壶清茶,坐在一起翻翻书,晚上在布置温馨的房间里相拥入眠。


  “过去的理想是过去了,”已经退役的微草队长露出一个微笑,说:“我们现在很好。”


  梦里的场景在现实中以另一种方式出现,拐了个弯通向同一个终点。

  于是这样也很好。

FIN.


[百日王喻][ Day 37]双向驯养 上

有bug请指出

王黄友情向

lof的排版我要和你绝交——

01

  喻文州刚收拾好客厅,门铃就被按响了。

  他最后归拢了一下铅笔确保不会它们再滚下桌子,才走过去打开门,弯起唇角对外面的人露出一个微笑。

  “你好,我是喻文州。”

02

  喻文州是个画家,什么都会画点的那种。住在一处偏僻但风景很好的地方,日常就是画画稿子赚钱生活,和朋友们联系联系,偶尔外出买点东西,过着慢悠悠的、有点不合世的日子。

  他自己倒是很满意现在的状况,并打算一直这么下去。

  前几天喻文州正坐着清点着画稿,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他没看来电显示,直接划下了接听把手机放在耳边。

  “喂?”

  “文州文州我给你商量个事儿呗?”

  “你说。”喻文州认出打电话的人,听到对方有事把稿子放在了一边,做好仔细听找重点的准备。

  “我有个朋友啊,听说你住的地方环境挺好的想去看看采采景什么的,他是摄影师嘛。但那里好像没有旅馆什么的就想问问能不能去你那住几天。”

  出乎意料,黄少天没说多少废话,反而直指目的。

  来这里住几天吗。

  摄影师的话,大概能给自己提供点素材,客房也是一直空着,打扫一下就能住人了。

  喻文州这样想着,答应:“好。”

  听到对方同意,黄少天唠叨:“文州你不用勉强的不同意也没事会影响你画画的话让他再找找其他地方住就是了反正就几天嘛。”

  明明才说了附近没旅馆吧少天。

  “没事,不会的。他什么时候过来?”

  黄少天那边把话筒拿远,留听不清的话从话筒零零碎碎地传来,大概是在询问对方时间。

  喻文州也不急,仰头靠在椅背上就力原地转了一圈。

  不一会儿有声音清晰响起,已经换了个人。

  “周三会到,预计过一个星期就走。东西我都会自己准备。这样可以吗?”

  并不是黄少天那样的嗓音清亮,沉稳的有些严肃的嗓音,倒是很能给人安全感。

  虽然还没见面。喻文州已经在心里将对这人的好感度提升了几个百分点。

  他拿来日历看了看,几乎要翻个白眼,说是周三,不就是明天么。

  但自己也没有特别的安排,喻文州点头答应:“好,我知道了。”

  “我叫王杰希。那麻烦你了。”那边的人说。

  “不麻烦。”他回答。

  说是不麻烦,喻文州还是有点头疼的。

  有客人来,自然要把家整理干净以示待客之道,然而自己家书籍画稿随处放,自己乐意,平常熟悉的朋友来又不在意这么多,所以一直就这么乱糟糟的。这次来人完全陌生,他可不想对方打开门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完全不懂得怎么收拾房间的喻文州第一次觉得不该住那么偏,现在连钟点工都没法叫。

  想法只出现了一瞬就掠过了,就算能叫,那人明天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也来不及啊。

  就当是大扫除。

  喻文州叹了口气,开始整理散落在茶几上的书。

03

  “很好吃。”

  刚放下行李就被招待来吃饭的王杰希对自己房东的手艺表示了高度赞赏。

  喻文州笑:“自己一个人住,总要学点的。听说你是北方人,这些菜还吃得惯吧?”

  他已经吃完了,正坐在王杰希对面,摊了份报纸在桌上,一边闲聊一边看新闻。

  “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一直到处跑,也没特殊口味了。”

  “而且你这样看对眼睛不好的。”王杰希示意了一下他手里的报纸说。

  喻文州愣了一下,也没犹豫,把报纸叠了放一边。想了想,随便扯了个话题。

  “听少天说你是摄影师?”

  “嗯,拍风景的。”王杰希点头,“你也喜欢?”

  喻文州笑:“很有趣啊。”

这倒不是客气,喻文州的确挺喜欢摄影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习惯了呆在一处不出门,他大概会试试这个职业。

  “哦?”王杰希放下勺子,“那你喜欢哪个摄影师?”

  “王不留行吧。”

  那个因为拍摄角度出其不意而被称为“魔术师”的摄影师,他照片下的青空白云,潺潺流水,喻文州每一次见到,都觉得灵气几乎要溢了出来。

  说着,他忽然发现王杰希的表情有些微妙。

  喻文州没揣摩出这个表情的意思,只好反问,“你呢?”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对我来说应该做的就是把风景最好的一面定格下来。”

  最好的一面。

  喻文州想起自己很喜欢的一张照片,水天接壤的地方,落日余晖灿烂了一整片海洋。

  王不留行理解下的世界尽头。

  合恩角常年大雪多雾,能拍到这样的场景大概是在那里守了很长时间吧。看完那期摄影专栏的喻文州想。

  “有时间可以看看你的作品吗?”

  “明天给你看吧,今天有点晚了。”

  “好。”

  “你睡那里。”看见对方将最后一勺粥喝下,喻文州指了指自己卧室旁边的房间,“已经整理好了。”

  “谢谢。”王杰希站起来,拉过箱子进了房间。

  喻文州默默看了会儿桌子上的碗筷,动手收拾起来。

  他不曾也没法叫外卖,都是自己做着吃自己收拾,朋友过来也会带着外面的食物,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收拾过两个人的碗筷了。

  “要帮忙吗?”

  本以为对方要休息了喻文州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得到回答的王杰希当他默认了,叠了几个碗送去水龙头下开始清洗。

  “不用了,我自己来。”喻文州跟过去,试图让人去休息,收拾餐桌这种事本就应该主人来做。

  王杰希轻松避开喻文州伸过来的手,继续洗盘子。

  喻文州摸了摸鼻子,知道是说不动了,转身回去打开冰箱,将还有剩余的粥放进去,留着明天早上喝。

  “晚安。早点睡。”很快王杰希就完成了任务,擦擦手走出了厨房。

  十分自然的关心又给喻文州一记僵直,但这么说的人完全没有自觉,拿了换洗衣服就进了卫生间。

  “晚安。”过了一会儿,喻文州轻声说。

  一夜无梦。

-TBC-

【喻王】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上

快赶不上了那就放一半好啦 这种感觉蛮帅气的梗竟然被我写成了这样[跪

医生喻×杀手王

那么七夕快乐——ヽ(゚∀゚)ノ

  得赶快找个地方治疗。

  王杰希扶着墙一步步艰难前行,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了负荷运转,血液随着动作从伤口处不断流出,在身后蜿蜒流淌。

  这会让对手发现自己,然而现在王杰希已经无力隐去行踪,最多就是还记得挑了极少有人的小巷走。

  他从一开始就被敌方强行与队里割裂出来围攻,纵使魔术师的招数无法捕捉,最终也寡不敌众被伤得如此。

  王杰希用力咬紧下唇,希望刺痛能让他清醒更长时间,以便寻找救治。

  但这个办法的作用越来越不明显了,眼前的食物都变得模糊不清。

  “需要帮忙吗?”

  温和的声音响起,还没等他抬起头来,意识就滑下了无尽深渊。

  王杰希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猛地坐起,出于本能想查看四周,却因为扯动伤口的剧痛又跌了回去。

  “醒了?”

  有人听到动静,端着一碗药走过来。

  王杰希偏过头去打量,入眼是一个清秀的男子,五官组合起来看起来很舒服,脸部线条柔和,嘴角带着笑。

  “你救了我?”他问。

  “嗯,”那人说道,把手里的碗递给他,示意王杰希喝下去,“当时看到你伤那么重,真是吓人一跳。”

  “…抱歉。”

“你腿上的伤还好,只是腰部的创伤较大,所以会行动不便,就住在这儿?”

  王杰希闻了闻那碗药,确定安全后才喝了下去,眼下暂时是没法联系上队里了,又伤成这个样子。

  “行吧,那麻烦你了,我叫王杰希。”

  “喻文州。”那人笑笑,“我就在隔壁,有事喊一声就好。”

  “你是…医生?”王杰希这才发觉屋里弥漫着的消毒水味。

  喻文州点头补充:“西医,略懂一点中医——你需要休息,先睡吧。”

  察觉到王杰希的疲惫,喻文州迅速结束了话题,交代一声后转身离开。

  门被轻轻关上,王杰希勉强睁开眼睛,检查了床,又四处看了看,才放心进入了睡眠。

  再次醒来后已是第二天早上了,自己竟然安稳睡了整一天,自从当了杀手后他一直处于警戒状态,防止发生任何意外,在这里却难得放松了。

  王杰希小心坐起,看见床头放了一碗粥,很明显给他准备的。

  他喝了粥,慢慢移动身体站起来,腿还是隐隐的痛,但也不会太影响走路了。

  不能欠别人的,王杰希一直遵守着这一条,住在别人的家里,也得帮忙看能不能做些什么。

  比如中药?

  王杰希是学过中医的,而且还不差,一度干脆自己给自己疗伤,当然后来因为时间问题放弃了,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他开了门,看到了一个栽满中草药的园子,喻文州正蹲下身去拔一株王不留行,旁边还站着一个妇人。

  看样子对方正在接待病人,他是不是出来的有点不合时宜?

  王杰希刚想退回房间等喻文州闲下来再说,那人已经回过身来看见了他。

  “啊,杰希。你先去药房坐坐,我等会儿就好。”

  杰希。

  怎么这么快就叫亲热了。

  当着别人的面,王杰希也没说什么,慢悠悠地走去了那个药房。

  果然没一会儿喻文州就过来了,开了张药方,又把王不留行装好一起递给了那个妇人。

  看着她离开,喻文州才问道:“怎么出来了?”

  “看看能不能帮上忙。”白吃白住算什么。

  喻文州理解了他的潜台词,诧异似的挑挑眉,“那杰希要做什么?”

  又是杰希。

  王杰希面不改色:“王不留行,石竹科植物麦蓝菜,呈球形,表皮黑色少有棕红色,具有活血通经的功效——”

  “配中药啊,但你采摘的时候很不方便的。”喻文州打断了他背诵还记得的理论知识说道。

  其实他清楚记得的药还真不多,毕竟已经几年没配过了,不过刚刚看到书架上有相关的书,从新复习一遍也差不多了。

  而且。

  “谁说我要摘了,”王杰希也挑眉,“你摘就是了,文州。”

  “文州”两字咬得格外清晰。

  喻文州不置可否:“那就拜托杰希了。我先去整理一下草药。”

  王杰希点头,从书架上拿出那本书坐下翻看。

  那天被救回来之后敌方竟然没找到这里,也可能是因为太过隐蔽的关系找不到人。

  再过几天伤好一些就联系队里吧,王杰希想着,总在这住着对他和喻文州都不安全。

  咦,他为什么要在意一个还不完全熟悉的人的安全不安全?

TBC.

【王喻】花与草

  喻文州是一株绿绒蒿,与许多花花草草生活在一栋房子里。


  它知道这里很多花草的秘密,花草们大都很乐意向它倾诉一些事情,因为喻文州看起来那么漂亮,柔软的花瓣触碰上去有一种奇异的触感,就像它这株花的性格一样温和,值得信赖。


  从主人忘记浇水到自己和另一株花闹翻了,喻文州总会耐心地听它们说话,不时抖抖花瓣表示自己在认真听。


  但有一个例外,自己旁边那盆叫王杰希的绿萝,从来不会和它说这些,只是在每天早上晚上道一声好,来开始或结束一天。一副冷淡的模样。


  即使作为倾听者,喻文州也不在意别的花草不怎么搭理自己的问题。但王杰希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会关心周围的花草,偶尔开开玩笑,出去透风时有鸟雀飞来,会将自己的枝条交缠,让它们站在上面当秋千。


  它在意王杰希。


  应该是喜欢?


  当它把这件事告诉了王杰希后,看着对方晃啊晃的枝叶,少见的不冷静的样子,暗自笑了。


 


  王杰希是一株不像绿萝的绿萝。


  它长得不太对称,有一边的叶子相对稀疏,看起来却别有风格。从不依附什么,有反常理地生长着,依旧生机勃勃。


  被人买走离开花店以后,它认识了喻文州,紫蓝色花瓣向它晃晃,礼貌地问好。


  是株温和的花,很好相处的样子,王杰希想。


  事实也的确这样,喻文州与陆陆续续搬来的花草打成一片,却好像唯独不怎么理它,为此自己反省了一会,没有做过什么惹它讨厌的事啊。


  那是为什么?


  王杰希不太明白,于是开始每天早上晚上和喻文州打招呼,算是一种莫名的示好,虽然没什么进展但多少搭理它了。


  直到一个雨天,它正专心地听着雨声,旁边的喻文州忽然轻轻说了句什么。


  “什么?”王杰希回过神来问道。


  花朵犹豫了一下,重复:


  “我喜欢你。”


  王杰希刚回过的神瞬间被震散了。


  后来它还是答应了喻文州,虽然一株花和一株草的搭配很奇怪。


  它开始不仅仅道早晚安,每天在喻文州空闲时会和他聊聊过去,花店那个经常不耐烦但还是好好照顾花草的老板啦,老板的小客人知道它喜水差点浇死啦之类的琐事。


  每每谈起过去因为长得奇怪被花草冷待的日子,喻文州总会伸直自己的叶子拍拍它说:“我没有参与你的过去,但我们还有未来。”


  明明一株花为什么这么会说话,王杰希想。


 


  某天主人打算把室内的花都移到小花园去,因为自己要出门一趟,总不能让它们一直闷在屋子里。


  他将喻文州放在叫一株黄少天的向日葵下面,一半隐在金黄色花瓣下,不用担心被过多阳光晒死,然后它就眼睁睁看着王杰希被移到了一个较高的位置,虽然还在旁边,但距离几乎形成了两个空间,将彼此隔绝开来,泾渭分明。


  主人成功将它们都移了出来后拎起行李箱离开了。


  门“咔嗒”一声上了锁。


  三天。


  “杰希,我觉得有点渴。”


   王杰希刚想回答就被黄少天截去了话头。


  “主人一个星期就回来了文州你别担心不用等太久——”


  文州。


  这称呼变得挺快啊。


  “我也有点,不过他经常出去,习惯就好。”


  王杰希打断黄少天的念叨,朝只露出一半的喻文州说。


  一个星期。


  “还没回来。”


  “嗯。你还好吧?”


  “一星期,还好。”


  不过再不回来,估计就不太好了。


  两个星期零三天。


  “不会出事了吧?”


  “不知道,有事拖住了?”


  喻文州看着已过花期,金黄色的花瓣没有力气地搭着的黄少天,周围是植物们的哀叹。它沉默一下,向上方舒展了叶子:“杰希,我想碰碰你。”


  “小孩子吗?”王杰希半叹气半微笑着说,还是抖抖身子表示同意。


  能触碰到的唯一方法就是尽力生长。


  每一分每一秒,尽力地抽生枝叶。


  世界这样大,我们这样脆弱。但仍可以穿过时光,跨越死亡,跳离维度,拼命去到你的身旁。


  植物原本的嫩绿在极度缺水中已经褪去,只余苍色。干枯的瘦弱枝叶在暖风中依旧瑟瑟,随时都可能在不经意的触碰下脱落。


  但宽叶高立于空中,绿萝长长的枝条一圈一圈缠绕其上,又显出了时间无法击败的力量。





  王杰希掏出钥匙打开门,拎着行李让后面的人进来。


  喻文州走进门,把关上的窗户都打开通风,随意扫视一眼房内,目光忽然定格在一处。


  “它们……”


  “什么?”忙着把行李搬进屋的王杰希回过头来,顺着恋人的眼神看向了那两株以他们名字命名的植物。


  两株植物紧紧缠在一起,仿佛并未枯萎。


  那是两人搬进这里后共同栽的,喻文州最后把种着绿萝的土压实,玩笑般说虽然不是王不留行,干脆就叫王杰希吧。


  他立马拍拍旁边蓝色绿绒蒿的盆说那这个就是喻文州了。


  那时他们刚在一起,脸上是还没褪去的少年意气。


  后来战队队长的责任,父母的反对,很多问题在他们在一起后暴露出来,异地导致他们只能偶尔匆匆见一面,完全没有沟通,两人又都是什么事自己扛的性格,却又被对方认为不够信任。


  于是在喻文州的建议下默认分开了。


  不过后来已经退役的魔术师去了次G市,老老实实把问题全摊开来谈了一遍,结果自然是将蓝雨前队长又顺了回来。


  “应该还没死呢,”王杰希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阳台,随意翻了翻泥土,“你看,根都还好好的。”


  喻文州好像是松了口气,微笑着说了句“那很好啊”,转过身帮忙收拾行李。


  王杰希走回喻文州身旁,弯下身轻吻一下那人的唇角。


  “的确很好。”他说。


  虽然有过衰败,有过凋零,根却还在那里,等待生长的机会。


  所以我们还在一起。


  何其有幸。

FIN.


日月

黄少天是一株向日葵。

每天跟着太阳转,色彩灿烂的花瓣尽情舒展,带着阳光的味道。

喻文州是一株向月葵。

每天跟着月亮转,深色花瓣浸染在夜色中,映着月色清冷的光辉。


日月更迭,茫茫时光,白昼之后便是黑夜。

他的开始是他的结束。

花期之内,只见得对方最后的微笑。


【米优】但是你没有

改自越南老兵妻子的诗But you didn’t


优视角


我记得在孤儿院与你第一次见面


自弃般道出不堪的过往


我以为你也会讨厌我


但是你没有


你向我伸出手微笑


说以后我们就是家人了


我记得我总是不愿承认朋友关系


看着你们的玩闹扭过头去


我以为你终究会放弃我


但是你没有


你耐心地和我交谈


日复一日不会厌烦


我记得被吸血鬼带走圈养时


常常对你说要打败他们


我以为你会嘲笑我


但是你没有


你用血液换来地图与手枪


支持我走下去


我记得那次战争为了去救同伴


从你怀中挣脱出来与你对峙


我以为你必然会对我失望了


但是你没有


你代替她接下那一剑


想让我清醒过来


是的


有许多许多事你都没有做


而你忍受我 钟爱我 保护我


有许多许多的事我要回报你


等我从月鬼组回来


但是你没有


-FIN-